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体彩 > 能源经济 >

专访博枫资产管理公司CEO Bruce Flatt: 博枫与普洛

2020-04-28 12:26能源经济 人已围观

简介刘惠文3月21日,博枫宣布将与普洛斯双方各出资50%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资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双方的合作未来还可能拓展到其他领域。 从纽约到悉尼天际线,从伦敦的金丝雀码头到柏林...

  3月21日,博枫宣布将与普洛斯双方各出资50%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资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双方的合作未来还可能拓展到其他领域。

  从纽约到悉尼天际线,从伦敦的金丝雀码头到柏林的波茨坦广场,再从加拿大、美国的风电场到南美和印度的收费公路,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博枫资产管理公司(Brookfield)投资全球超过4亿平方英尺的商业物业,价值1500亿美元,包括房地产、基建、可再生能源和私募股权在内,总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850亿美元,而这家公司最新的一项投资放在中国。

  3月21日,博枫宣布将与普洛斯双方各出资50%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资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双方的合作未来还可能拓展到其他领域。

  “预计未来五年该合资公司在中国的投资规模可达20亿美元,从事可再生能源业务。普洛斯在中国拥有3300万平方米的物流仓储,初期将首先投资和开发安装于普洛斯仓储屋顶的光伏面板,计划在未来的三年时间内开发并运营300兆瓦的光伏发电项目,产生的电力除了能够供所在工业及商业设施使用,余下的电力还可以并至国家电网。预计未来光伏装机容量将超过1吉瓦——相当于中国75万家庭用户的年用电量。这是中国国家政策十分支持的产业,希望未来可以扩展到中国内地第三方工业及商业设施的屋顶上,然后再进入亚洲其他市场,那么还要投入更多。”博枫亚洲CEO Stewart Upso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上述新项目之前,博枫在中国内地的第一笔投资是和瑞安房地产合资成立中国新天地,前者持股约25%。此后,博枫还和沃尔玛合作在中国开发仓储地产。另外,在内蒙古和甘肃还各有一处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的投资。尽管该公司在全球管理着体量巨大的资产,但中国在其投资组合中占比还较小,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区占该公司总管理规模的9%左右。

  “我们在中国的投资还比较少。在亚太地区,我们15年前先从澳大利亚市场开始,然后慢慢向北半球扩张,未来在中国投资将进一步增长,希望25年后,我们投资组合中的中国占比可以和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相当。再经过多年发展后,希望未来我们在中国或者大中华区的投资会增至我们全球投资的25%。”博枫全球首席执行官Bruce Flatt3月21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

  因为价值投资、逆向思维的理念,有人称Flatt是 “加拿大的巴菲特”。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及此事时,他笑着说,“我被大家起了不少‘外号’呢!”

  博枫前身为加拿大Brascan集团,Flatt在2002年成为该集团CEO后,刘惠文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业务板块划为可再生能源、房地产和基建,又在这些板块之上成立了资产管理部门,使其在私募基金业务之外进行投资,包括与主权基金客户们进行共同投资。2005年,公司改名为博枫。此后,公司业务板块先后被分拆上市,资管母公司也进行了上市,加上私募股权业务,至此,该公司拥有了五个上市实体。

  有分析称,这样独特的架构,让博枫拥有了其他同业无法企及的灵活性和资金实力,能够频繁地进行大规模交易。

  “过去25年以来,我们通过公开市场融资,成立了五个上市实体,让我们拥有了1000亿美元的权益资本;另外,我们还管理着机构客户、主权基金客户的资金,这两者的结合就给我们带来了资金充裕的优势。” Flatt说。

  在这样的资金条件下,博枫以逆向投资为主要策略,展开了全球化的布局。另据介绍,博枫通常会取得控股权,然后通过运营来获得价值的实现。

  “我们是价值投资者,能够提供最高潜在回报机会的,通常是那些出现经济波动的国家。这些国家或者出现诸如产能过剩之类的产业问题,或者出现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问题。在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市场就像一个“大甩卖场”。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只要是在市场上出售的资产就是好东西,于是就尽最大可能买入了很多资产。而放眼当下的市场,几乎没有什么便宜的资产了,股市、债市都在高位,经济还不错,这样的市场环境意味着有很多高位变现的机会。因此,我们在美国市场做了不少变现,可以将资金配置到涌现机会的其他市场,或者帮客户实现收益。” Flatt说。

  在美国市场变现的同时,博枫增加了对新兴市场的敞口。Flatt表示,“我们的工作是将资金投到流动性较为稀缺的地方,相应的回报机会更好,时机成熟就变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永久地退出一个市场,只是下调敞口。当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进入第八、第九年,到了某个时间点,市场热度会下降,需要审慎地变现。”

  “我们在美国市场变现后,将资金配置于其他市场。过去两年半以来,我们在巴西做了不少投资,因为几乎一切资产都打折了,政治、经济、商业等各种波动就像是一场‘完美风暴’,以至于市场上几乎没有其他买家,我们就像是 ‘名牌包大甩卖’现场唯一的顾客。最近我们在印度做了不少投资,那里的私营企业杠杆过高,需要解决财务问题,我们对此提供了一些资金。” Flatt说。

  但在Flatt看来,与印度、巴西的不一样,中国是一个具有成长性的市场,拥有庞大的中产消费者阶层,是机会所在。

  “过去5-7年以来,我们和中国机构做了不少交易,比如银行、保险公司等,我们往往早先就帮他们管理在海外的投资,然后双方在其他市场进行合作、共同投资。” Flatt说。

  博枫也和中国投资者做过不少境外房地产领域的交易。不过从2016年末起,中国监管部门将房地产和酒店列为受限制的对外投资领域。

  “和当初相比,中国对外投资确实是下降了,我们和中国机构做的房地产交易也少了。不过,我们仍然和不少中国机构做交易。比如,我们刚和南方电网达成了一笔在智利的大交易。” Flatt说。

  当地时间3月19日,南方电网正式以13亿美元收购了博枫所持有的智利最大输电公司Transelec 27.8%的股份。(编辑:赵海建)

  21财经(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官方客户端)2017财经新媒体峰会搭建与场地项目采购结果公示

  21财经APP(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官方客户端) 2017财经新媒体峰会人员邀请项目服务采购询价函

  21财经APP(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官方客户端) 2017财经新媒体峰会搭建与场地项目服务采购询价函

  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

  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传媒大厦A塔25-26楼邮编:510601

Tags: 刘惠文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63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