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体彩 > 能源百科 >

消费券来袭!南京3亿宁波1亿各地一大波红包在路

2020-04-04 01:50能源百科 人已围观

简介梦想实现梦想线下消费为疫情所阻,如何促进消费回补?南京发放消费券的做法十分吸睛,给全国城市做了一个示范。 不光南京将发放总额3.18亿元的消费券,宁波也将推出1亿元消费券,济南推出...

  线下消费为疫情所阻,如何促进消费回补?南京发放消费券的做法十分吸睛,给全国城市做了一个示范。

  不光南京将发放总额3.18亿元的消费券,宁波也将推出1亿元消费券,济南推出2000万元的文旅消费券

  对此做法,3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就业收入分配和消费司司长哈增友回应,正在密切关注此事,并进行积极的跟踪分析。他表示,支持地方结合自身实际,有针对性地推出一批务实管用的政策措施。

  一系列问号随着而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紧密跟踪南京消费券政策的规则与落地情况,并采访了多位专家深度解码这一促消费“大招”。

  南京将发放总额3.18亿元的消费券,浙江将推出总价达10亿元的文旅消费券和1亿元的文旅消费大红包,济南推出2000万元的文旅消费券,银川市兴庆区计划投入500万元发放餐饮消费券一波总额超过14亿元的消费券红包正在路上。

  整体来看,各地消费券的适用范围有所差别,但主要聚焦于此次受疫情冲击较大、面对面接触消费的餐饮、文旅两大领域。

  在申领方式上,消费者可以通过移动端来申请,多地采取的是摇号方式抽取,也有如银川市西夏区文体旅游消费券将采取多批次网上答题方式发放。

  记者注意到,还有多地对推出消费券跃跃欲试。辽宁省3月6日发布《支持文化和旅游企业共渡难关若干政策措施》,提出“鼓励向大众发放惠民文化和旅游消费券”。珠海市3月11日发布《关于有效降低疫情影响促进经济平稳运行的实施意见》,提出“探索发行消费券、惠民券等政策手段,鼓励商贸文旅企业组织开展美食节、购物节、文化旅游季等促销活动,促进消费潜力释放。”

  南京:消费者均可参与摇号,不限户籍,困难群众、工会会员、乡村旅游等3类消费券按照系统内有关要求发放,餐饮、体育、图书、信息等4类消费券采用多批次网上摇号方式面向市民公开发放。

  南京居民可在“我的南京”APP上注册报名参加。银川市兴庆区餐饮类电子消费券可通过专属推广H5页面领取。银川市西夏区文体旅游消费券将采取多批次网上答题、摇号等方式发放。

  南京消费券类型较多,主要包括餐饮、体育、图书、乡村旅游、信息等领域;浙江省、济南市消费券主要是文化和旅游领域;银川市西夏区消费券分别为困难群众消费券、特别慰问消费券、工会会员消费券、文体旅游消费券。

  南京消费券分为100元与50元两种;银川市兴庆区消费券分别为满200元减60元、满100元减40元、满50元减20元;银川市西夏区困难群众消费券按每户500元标准实名发放。

  多地消费券仅支持线下消费使用,南京餐饮类消费券可在市辖区内可用支付宝付款的各餐饮企业使用,线元消费券;银川市兴庆区电子消费券的顾客,均可在辖区范围内的任何餐饮店(入驻美团)使用。

  南京为其他城市打了样,那么南京的消费券是如何领到的?每经记者进行了实际操作。

  3月15日刚过0点,记者便打开“我的南京”APP,进入“消费券申请”界面。该界面显示,用户可以单独申请上述四类消费券,也可同时申请多项,每人仅可预约一次。消费券摇号共三轮,按四个类型分别摇号。

  3月17日20:00,南京消费券第一轮摇号结果公布,产生餐饮消费券8万张,体育消费券8万张,信息消费券5万张(移动),图书消费券6万张。

  另外,从3月17日至4月20日,南京还陆续发放1300万元“金陵乡村踏春行”乡村旅游消费券,包括300万元乡村旅游直通车电子消费券和1000万元乡村民宿电子消费券。用户可以每日在“南京文旅”微信公号上申领,无需参与摇号。

  乡村旅游直通车电子消费券每天发放650张,领完即止。乡村民宿电子消费券将分五周五个批次发放,每张电子券消费面值100元。

  消费券使用情况如何?3月15日至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部分餐厅、中国移动、书店、体育馆等实体经营门店。

  南京市某苏宁易购门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凡是使用消费券购买手机的消费者,收款金额即为抵扣消费券后的实际支付金额。体育消费券方面,一家羽毛球馆负责人告诉记者:“只有宁体会平台覆盖到的(体育馆)才能使用体育消费券。”

  餐厅方面,位于南京市夫子庙附近的多家餐厅工作人员称,他们没有参与市政府组织的餐厅消费券优惠活动,该活动只有市政府指定门店参与。一位餐厅经理表示,他知道的参与门店是肯德基和麦当劳。记者随即向麦当劳门店询问,店员表示,满150元减100元的餐饮类消费券可以在店内使用。

  其中,商品零售下降17.6%。出行类商品零售额下滑明显,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和石油类商品同比分别下降37%和26.2%;餐饮收入大幅下降43.1%;限额以上住宿业客房收入下降近50%。

  在此背景下,中央与地方陆续出台多项举措,梦想实现梦想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发放消费券成为地方政府的一项政策选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俏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一种临时的、应急性的做法,需求比较强烈的是一些提供面对面服务的中小微企业,如餐饮、旅游景点等,这些行业在疫情发展之初就受到严重冲击,此举是为了疫情缓解以后尽快实现消费回填,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石英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次疫情中,消费首先受到了影响,餐饮、旅游等很多服务业受到的冲击非常明显。南京发放消费券,是短期内促进消费的举措。

  石英华指出,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发放消费券相当于是对居民个人的补贴,有助于短期内刺激需求,引导消费者在指定领域消费,如餐饮、旅游、图书等。因为消费券的引导,消费者更倾向于在这些领域消费,而且实际消费金额往往超出消费券的金额,具有一定的带动和增加效应,有助于释放疫情期间被抑制的消费需求,改善消费预期。

  消费券在我国并不是首次出现。2009年,杭州曾针对特定人群分两次共发放过7亿元消费券。

  记者查阅到,2009年杭州财政总收入1019.43亿元,比上年增长12%。其中,地方财政收入520.79亿元,增长14.4%,占财政总收入的51.1%。全市地方财政支出490.4亿元,增长16.9%。

  2009年,杭州首倡的消费券做法得到了商务部的肯定。时任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明确表示,消费券对拉动消费起到了推进作用。“以杭州为例,据统计,消费券对商贸行业拉动效应为2.06倍”。

  据当地媒体报道,“消费券广泛使用的背后是销售收入的成倍增长。”时任杭州市财政局局长陈锦梅说,春节期间,杭产家电,数源、华日等品牌的产品在正月里全线飘红,甚至出现卖断货的现象。销售额与2008年同期相比,平均增长100%以上。

  “生产规模的扩大,直接加大了原材料的需求,如钢铁、塑料、能源等,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消费券的乘数效应。”陈锦梅说,全市六城区共销售指定杭家电1707台,回收消费券49.53万元,销售总额202.93万元,消费券放大率达到4.10倍。更重要的是,生产和销售的增长,给商场导购、工厂工人等员工带来了收入的增加。

  中泰证券宏观团队2月的一份研报分析,消费券发放后,居民消费热情快速释放,出现明显的短期刺激效果。可以从杭州与全国社零增速来观察,在发放之前杭州社零增速的回落幅度远超过全国,这也表明杭州消费受冲击的程度更大。

  记者注意到,2月26日,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将向18岁或以上香港永久性居民发放1万港元,用以鼓励带动本地消费、缓解短期经济压力。

  3月17日,美国政府推出一揽子财政刺激计划。多家外媒报道,该刺激计划规模将超1万亿美元,其中包括直接对美国民众派现。

  石英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直接发放现金补贴,大家可能当期花了,用于消费,也有可能当期不消费,用于储蓄。而消费券更有利于短期内刺激消费回暖。更重要的是,消费券可以针对餐饮、旅游等特定消费领域发放,其拉动消费的指向更加明确。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罗志恒向记者表示,消费券具有特定性、结构性,有针对性解决问题,能够缓解冲击影响较大的地区、行业(此次疫情冲击严重的服务业)和人群(低收入、弹性工作者、农民工)。此外,消费券能够真正带动消费,发放现金则有可能成为居民储蓄或者流向房地产、金融市场。

  南京率先推出消费券,其他地区是否应该效仿?这一刺激消费举措是否适合大范围推广?

  3月18日,国家发改委就业收入分配和消费司司长哈增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促进国内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将指导地方落实好既定的扩消费政策措施,包括19个方面的扩消费举措,同时支持地方结合自身实际有针对性地推出一批务实管用的政策措施。

  石英华向记者分析,发放消费券是地方政府自主选择的刺激举措,由于各地第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中占比不一样,各地受影响最大的行业、商户情况也不同,每个地方应根据自己的产业结构决定是否发放。

  冯俏彬向记者指出,消费券的做法,有些地方能做,有些地方做不了,这取决于地方财力,没有必要在全国范围推广,也不可能长时间反复使用,这是临时性的、地方的刺激政策。

  罗志恒则认为,如果要在更大范围内推广,需要明确扶持的行业、地区和人群,要讲究针对性,不建议刺激家电、汽车等耐用消费品。从历史看,2009年和2015年刺激汽车市场效果在逐步递减。当期刺激,实际上是透支后续消费潜力,因此补贴第三产业更合适。

  他同时强调,要考虑到政策实施的效果,同时不能寄希望于消费券能迅速拉动经济增长。我国社零消费一年40万亿元的体量,消费券只是锦上添花,无法承担主导作用。

  京东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向记者表示,财政压力之下全面派发消费券不现实,应关注特定地区、特定行业、特定人群。2019年以来,中国财政收支压力逐步凸显,疫情防控更是带来意外冲击,因而消费券的发放规模应考虑财政的承受能力,避免过度透支。

  消费券一般被定义为政府发行的可以购买消费品的票证,它既是刺激经济的手段,也是社会救济的工具,在国内外都有广泛应用。

  哈增友在上述发布会上强调,地方出台政策要把握好两个方面:一要考虑地方的财政承受能力;二要让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真正受益,真正把好事办好。

  罗志恒向记者表示,消费券如果由财政负担,是支出端的财政政策,从宏观管理看,属于需求管理。但由于当前财政形势严峻,不太可能全部由财政负担。

  罗志恒向记者解释,从目前来看,南京将其列入地方预算,地方对此有自主权,不涉及中央财政,可以放在“社会保障与就业支出”这个类别。同时,他也补充指出,如有必要,中央财政也可以为某个地区、行业和群体负担。

  罗志恒进一步援引数据指出,2019年我国税收增速创半个世纪以来新低,财政收入增速创1987年以来新低,5省市财政收入负增长。他预计,今年2-4月税收可能减收1万亿元,财政收入极为困难,叠加抗疫支出,财政更加艰难。

  石英华向记者分析,各地经济结构不同,促进消费潜力释放和消费扩容提质的着力点不同。发放消费券是个别地方在疫情过后刺激消费回暖的短期举措,地方实际支出情况,取决于消费券的前置条件、申请人数、实际使用情况、商家促销配合、消费信心等因素。

  对于发放消费券是否会引起通胀的担忧,石英华指出,2月份CPI同比增长5.2%,其中食品价格上涨较多,主要是受疫情影响,物流不畅、人工短缺导致成本上升、企业开工不足等因素造成的。局部地区小范围消费券的发放,不会引起通胀的恐慌。

  冯俏彬也不认为发放消费券会引起通胀。她强调,当前是结构性的通胀,2月份涨价的主要是以猪肉为主的禽肉食品,以及防疫相关消费品,这是短期的冲击,后续疫情缓解,生猪产能恢复,物价都会回落。

  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曾发放过消费券,其首创的“食物券”计划始于1939年5月,共实施4年,受益人累计达到2000万人次,覆盖了美国近一半的县(郡),总计耗资2.62亿美元,最高峰时该计划同时资助400万人。

  由于在帮助穷人、避免饥荒等方面曾取得良好效果,“食物券”计划在1961年5月重启;立法也逐渐提上日程,1964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提请国会通过了对“食物券”计划的永久性立法。

  延续至今,美国农业部已将“食物券”计划发展成一项常规的贫穷救济制度,即“营养补充援助计划(SNAP)”,数据显示,SNAP目前向约4000万美国人提供免费食品,领取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2%。

  2014年底,日本政府推出291.7亿美元的一揽子刺激计划,旨在促进消费者支出和地区经济活动,力求重振处于衰退之中的经济。

  新刺激计划中,政府将向当地城市提供补贴,通过向居民发放购物券和优惠券来提振消费。对低收入家庭的扶持措施包括:向有低龄儿童的家庭提供补贴以及发放取暖油补贴。

  当前,促进消费的举措频频出台。3月13日,国家发改委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提出大力优化国内市场供给、重点推进文旅休闲消费提质升级、着力建设城乡融合消费网络、加快构建“智能+”消费生态体系、持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全面营造放心消费环境的19项政策措施。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3月4日召开会议强调,要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

  作为“三驾马车”之一,消费在宏观经济中有哪些作用?疫情前后,我国的消费情况又有哪些变化?

  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司司长蔺涛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由于在线消费对到店消费的替代率提高,市场主体为适应市场变化,推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意愿增强,客观上推进了我国消费品市场转型升级和供给结构优化的步伐。

  近年来,消费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的基础性作用愈加明显。记者注意到,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次突破40万亿元大关,达41.2万亿元,增长8%。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7.8%,已连续六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以网络购物为代表的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在这次疫情中展示出强劲的发展潜力。2019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7%,约为8.52万亿元,如果加上网上服务性消费,网络消费的规模将更大。预计今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有望突破10万亿元。

  受疫情影响,今年前两月消费受到明显冲击,2月时,就有专家学者呼吁通过发放“消费券”,鼓励消费、带动生产增加,从而带动收入增加,收入增加又带动消费增加,重新形成消费回补的良性循环。

  3月中旬,疫情已经得到控制,迅速恢复经济活力迫在眉睫。南京一马当先,济南、宁波等地也根据自身情况推出了餐饮、旅游等领域消费券。

  记者注意到,多地发放的消费券中,餐饮和文旅消费券总额最多。这是充分考虑到餐饮行业里中小企业较多,在此次疫情中失血最直观,亟待回补。同时,餐饮与文旅更容易调动老百姓积极性,而且还能有效恢复城市消费活跃度,并带动商贸等消费。

  消费券有利于短期刺激消费,困难群众消费券等形式还可以弥补中低收入群体在此次疫情中所受的损失,稳定这部分群体的消费信心。

  当然,让消费这驾马车完全恢复动力,仅靠消费券是不够的,还需要顶层设计指引,出台从稳定居民收入到扶持重点行业等一系列政策。

Tags: 梦想实现梦想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7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