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彩-中国体育彩-中国体彩网

中国体彩-中国体育彩-中国体彩网

当前位置: 中国体彩 > 煤炭能源 > 缘结煤炭助圆强国梦

缘结煤炭助圆强国梦

时间:2020-03-1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1963年,36岁的肖寒进入煤炭行业,怀揣着改变中国煤炭工业落后面貌、实现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的梦想,和做世界煤炭大国的豪情壮志,在煤炭工业战线岁。从为国家出了力、救了急、

  1963年,36岁的肖寒进入煤炭行业,怀揣着改变中国煤炭工业落后面貌、实现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的梦想,和做世界煤炭大国的豪情壮志,在煤炭工业战线岁。从为国家“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的开滦矿务局,到我国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特大型能源企业神华集团,肖寒倾注了大量心血,更用圆梦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强国抱负。

  近日,经93岁高龄、卧病在床的肖寒本人同意,《中国能源报》记者结合他出版的口述实录,以及其家人和同事的口述,整理成本文,一起重温老部长追寻35年的中国煤炭梦。

  1968年春节前,北京传来消息说煤气不足,都“煮不熟饺子”,开滦矿务局立刻作出决定:春节三天不放假,坚持煤矿生产,支援北京。此消息一传开,开滦矿务局广大职工和家属热烈响应,唐山各界像当年战争时期上前线支援解放军一样支援煤矿。

  春节三天,我们生产出11万多吨煤。周恩来总理表扬:“开滦工人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

  我们将这个喜讯带到唐山矿西山口俱乐部的时候,全场一片沸腾,“多出煤!”“出好煤!”等口号此起彼伏。

  1973年,全国多地煤矿出现大范围停产,上海市存煤仅有5天的周转量,开滦矿务局确保每天向上海增发一列车煤炭,有力支撑了上海以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周恩来总理二次表扬开滦:“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

  同年,我到北京向燃化部康世恩部长汇报,提出要5000吨钢材,他当场拍板决定。最后还说:“你们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增产了煤,关内吃紧靠开滦,关外吃紧靠开滦,上海要煤还靠开滦。先念同志时常讲起开滦,你们如有什么困难,支持你们。”

  1970年夏天,鞍钢介绍老厂挖潜力、产量翻番的经验。钢铁要翻番,开滦怎么办?

  要求开滦也翻番的群众呼声非常高昂,问题来了,能不能翻番,怎么翻番?经过群众性大讨论,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各矿煤炭储量怎么样,井下如有了煤能不能运出来,井下通风能否适应,怎么保证采掘开三量(开拓煤量、准备煤量、回采煤量)平衡,是增加工作面还是增加人。另外还有很多增加产量衍生出的问题,也开始组织有关方面和部门着手研究处理。

  随后,翻番行动蓬勃展开。翻番的全程是挖潜、革新、改造,“四五”期间(1971-1975年)按原设计能力翻一番,简称为“学大庆、搞翻番”。

  “四五”翻番时期,最普遍也是最有效的管理,就是“干部下井跟班”制度。矿上基层是采掘工作面,一位老工人说得好:“到采掘工作面,工人把头上矿灯一关,他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一切都由他点头算,他不点头,一切白说。”据此,开滦形成企业专业管理与群众参与管理相结合的企业班组管理模式,使开滦局矿工作逐级地“一竿子插到底”,也能做到最基层情况及时反应,整个开滦领导和管理渠道比较顺畅无阻。

  期间,唐山矿一马当先,率先提出“万人矿日产万吨煤”,并一鼓作气实现了这个振奋人心的目标。同是万人矿的林西矿、赵各庄矿坐不住了,开展了热火朝天的井下劳动竞赛。

  经过几年艰苦的、难以想象的特有战斗,开滦工人成长为更坚强、更能战斗的队伍。1973年12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他们特别能战斗——记开滦煤矿的革命矿风》,高度评价开滦发扬特别能战斗精神。

  几年中,矿井技术改造也全面完成。1974年,唐山矿在5351工作面开始使用国产综合机械化设备,这是我国煤炭工业使用综采的开端。

  1975年,开滦实现了产量翻番,原煤产量达到2563万吨,全员效率1.637吨/工,比全国平均效率0.8吨/工高一倍。

  翻番行动让我受到的最大教育是开滦工人特别能战斗,最大感悟是办大矿使用引进综合采煤机优越性巨大,对采煤现代化有了深切体会。

  1975年我调到煤炭工业部,1977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由我出任煤炭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

  同年10月,我与部基建司司长孔勋、秘书李学圣三人奔赴霍林河露天矿。这是徐今强部长在任时,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上马的、第一个全部由国外设计并引进全套设备的露天煤矿,还同时建有发电厂和矿与电厂间的专用铁路。43套综采设备在当时显示出极大的优越性,割煤速度快、产量大、效率高,又安全,工人称之为“井下安全岛”。

  回京后第二天,即10月29日下午,我和许在廉副部长前去人民大会堂向中央政治局汇报工作。我讲了“奋战十年,产量翻番(年产10亿吨),赶超美国,本世纪末向20亿吨进军”的规划。这个规划当时已报国务院。规划源于两点:国民经济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当时煤炭产量以每年5000万吨水平增长,只要正常发展就可以实现目标。

  我还提到新矿建设滞后,需要加快基本建设进度,关键要靠机械化,不能靠人海战术。我国县以上煤矿企业职工人数相当于世界10个主要产煤国家的总和,而产量只有他们的1/5。如果仍采用现在的人海战术,由5亿吨增加到10亿吨,届时煤炭职工人数将不可想象。我进一步提出:“中国煤炭工业的出路,要靠现代化,高速度。”我们最好学波兰的办法,“以出养进”(出口创汇,引进国外先进的综采设备)实现现代化。

  煤炭工业部恢复后,1975年(1976年开滦地震减产除外)至1978年连年增产,连创年产5亿吨、6亿吨纪录,煤炭产量位列世界第三。但仍有少数矿井采掘关系失调,存在安全欠账。

  1977年9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同志等中央领导提倡推广开滦经验,原则同意支持煤炭奋战十年,力争原煤产量世界第一,特别是肯定“以出养进”,走煤炭工业现代化之路是个大政策。

  1979年1月召开的全国煤炭工业工作会议提出,大力开展增产节约运动,要求查找薄弱环节,以及没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指标的原因和存在问题。2月,煤炭部召开党组扩大会,再次重点讨论研究整顿问题,决定一边前进一边调整,在实践中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同年4月,中央制定“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煤炭部同时下发《煤炭工业整顿规划》。随后,在6月份召开了全国煤炭安全会议,并下发《煤炭工业安全工作试行条例》和《煤炭工业安全监督试行条例》,提出安全欠账要还,隐患要除,事故要降,生产要上。

  1975-1980年,全国煤炭挖潜增产大约1亿吨左右,相当于每年建成一个年产1000万吨的矿务局。

  1983年4月2日,我到国务院能源规划办工作,首次出差是去郑州和西安调研。我和同行人员在神木煤田前感慨:这会是一个煤炭“金娃娃”,是我国煤炭矿藏的“珍宝”,有很高的开采价值;是我国煤炭工业由黄河东向黄河西战略转移的首选之地。但这里地处“孤岛”,多面封闭,四面被堵,用什么办法才能开发神木煤田,何时才能抱住这个“金娃娃”?

  后来,在山西平朔露天煤矿,看到用电刨和大型重载汽车相结合的生产方式,通过煤矿专用铁路线通往北同蒲-大秦线-秦皇岛港口,我就情不自禁联想到神木煤田采用这种方式开采该多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煤炭工业部工作期间,我感到最为难的不是煤,而是车。常常是有煤运不出,车时有时无,煤炭的命运拴在铁路运输上。

  运煤是铁道部的主要任务之一,铁道部部长段君毅在国务院会议上说:“我的头长在你们的脖子上,你们说行,我就点头。”他还打趣道:“煤炭部、铁道部都是倒煤部,倒了煤不倒霉,倒不了煤才真倒霉。”这句话非常形象地说出了“两部之难”。

  1984年7月11日至17日,国家计委和能源办共同召集,召开神木煤田开发利用座谈会。会上煤炭部提出两个方案:煤炭生产规模为年产3000万吨,与外资合营修神木-朔县400公里铁路,通过北同蒲,引入大秦线;国内筹资,修同样的铁路,走大秦线,要求列入“七五”计划,两年勘探,四年施工,先修铁路。

  1985年5月,国家同意成立华能精煤公司;1986年5月,决定开发神府东胜煤田,批准修建神木-包头的铁路;同年6月,国务院召开会议研究加快煤炭工业和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关键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开采,二是运输。8月,国务院任命我为华能精煤公司董事长;1995年8月8日,国务院批复组建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神华终于诞生了!

  神华集团公司和神府、东胜两公司领导曾自豪讲过:煤矿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神华铁路、港口一通,神华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要多少煤,就可以出多少。

  199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明确提出组建神华,随后我在一个会上问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何时能批,副总理当时对我讲:“都说你们管不了铁路。”后来我请铁道部的罗云光来神华集团任副董事长兼神华铁路公司董事长,并请铁道部配备神华铁路公司总经理,调来了铁四局副局长崔增福。解开铁路难题,我大大松了口气。

  有人曾对我说:“陕北、内蒙古那个荒凉贫瘠、天寒地冻的地方,咱们能干吗?”我回答:“干煤矿就和淘金一样,只要有煤,就不怕苦,这里是‘金娃娃’,可以建设成最美丽的‘中国田纳西’矿区。”

  “神华模式”的确立,圆了我35年的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的梦,让我在中国建设了“田纳西”:

  国务院在任命我为神华集团公司第一任董事长时,我已经68岁,很珍惜这个“天赐良机”。当时一心想着争取多干几年,一定要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完成神华建设后再退休。神华董事长一职,是我在神华工作的最后一站,也是我58年8个月革命生涯的终点站。

  “神华模式”来之不易,它更优于“田纳西”,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它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具有极大的优越性,我高兴!

  实践证明,这是一个中国煤炭工业理想的梦,给人们带来许多启示,激励着人们努力创造更美好未来!

  肖寒 历任开滦矿务局党委书记,煤炭工业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部长、党组书记,国家经委副主任,华能精煤公司董事长,华能集团公司副董事长,神华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

  1963年,36岁的肖寒进入煤炭行业,怀揣着改变中国煤炭工业落后面貌、实现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的梦想,和做世界煤炭大国的豪情壮志,在煤炭工业战线岁。从为国家“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的开滦矿务局,到我国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特大型能源企业神华集团,肖寒倾注了大量心血,更用圆梦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强国抱负。

  近日,经93岁高龄、卧病在床的肖寒本人同意,《中国能源报》记者结合他出版的口述实录,以及其家人和同事的口述,整理成本文,一起重温老部长追寻35年的中国煤炭梦。

  1968年春节前,北京传来消息说煤气不足,都“煮不熟饺子”,开滦矿务局立刻作出决定:春节三天不放假,坚持煤矿生产,支援北京。此消息一传开,开滦矿务局广大职工和家属热烈响应,唐山各界像当年战争时期上前线支援解放军一样支援煤矿。

  春节三天,我们生产出11万多吨煤。周恩来总理表扬:“开滦工人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

  我们将这个喜讯带到唐山矿西山口俱乐部的时候,全场一片沸腾,“多出煤!”“出好煤!”等口号此起彼伏。

  1973年,全国多地煤矿出现大范围停产,上海市存煤仅有5天的周转量,开滦矿务局确保每天向上海增发一列车煤炭,有力支撑了上海以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周恩来总理二次表扬开滦:“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

  同年,我到北京向燃化部康世恩部长汇报,提出要5000吨钢材,他当场拍板决定。最后还说:“你们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增产了煤,关内吃紧靠开滦,关外吃紧靠开滦,上海要煤还靠开滦。先念同志时常讲起开滦,你们如有什么困难,支持你们。”

  1970年夏天,鞍钢介绍老厂挖潜力、产量翻番的经验。钢铁要翻番,开滦怎么办?

  要求开滦也翻番的群众呼声非常高昂,问题来了,能不能翻番,怎么翻番?经过群众性大讨论,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各矿煤炭储量怎么样,井下如有了煤能不能运出来,井下通风能否适应,怎么保证采掘开三量(开拓煤量、准备煤量、回采煤量)平衡,是增加工作面还是增加人。另外还有很多增加产量衍生出的问题,也开始组织有关方面和部门着手研究处理。

  随后,翻番行动蓬勃展开。翻番的全程是挖潜、革新、改造,“四五”期间(1971-1975年)按原设计能力翻一番,简称为“学大庆、搞翻番”。

  “四五”翻番时期,最普遍也是最有效的管理,就是“干部下井跟班”制度。矿上基层是采掘工作面,一位老工人说得好:“到采掘工作面,工人把头上矿灯一关,他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一切都由他点头算,他不点头,一切白说。”据此,开滦形成企业专业管理与群众参与管理相结合的企业班组管理模式,使开滦局矿工作逐级地“一竿子插到底”,也能做到最基层情况及时反应,整个开滦领导和管理渠道比较顺畅无阻。

  期间,唐山矿一马当先,率先提出“万人矿日产万吨煤”,并一鼓作气实现了这个振奋人心的目标。同是万人矿的林西矿、赵各庄矿坐不住了,开展了热火朝天的井下劳动竞赛。

  经过几年艰苦的、难以想象的特有战斗,开滦工人成长为更坚强、更能战斗的队伍。1973年12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他们特别能战斗——记开滦煤矿的革命矿风》,高度评价开滦发扬特别能战斗精神。

  几年中,矿井技术改造也全面完成。1974年,唐山矿在5351工作面开始使用国产综合机械化设备,这是我国煤炭工业使用综采的开端。

  1975年,开滦实现了产量翻番,原煤产量达到2563万吨,全员效率1.637吨/工,比全国平均效率0.8吨/工高一倍。

  翻番行动让我受到的最大教育是开滦工人特别能战斗,最大感悟是办大矿使用引进综合采煤机优越性巨大,对采煤现代化有了深切体会。

  1975年我调到煤炭工业部,1977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由我出任煤炭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

  同年10月,我与部基建司司长孔勋、秘书李学圣三人奔赴霍林河露天矿。这是徐今强部长在任时,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上马的、第一个全部由国外设计并引进全套设备的露天煤矿,还同时建有发电厂和矿与电厂间的专用铁路。43套综采设备在当时显示出极大的优越性,割煤速度快、产量大、效率高,又安全,工人称之为“井下安全岛”。

  回京后第二天,即10月29日下午,我和许在廉副部长前去人民大会堂向中央政治局汇报工作。我讲了“奋战十年,产量翻番(年产10亿吨),赶超美国,本世纪末向20亿吨进军”的规划。这个规划当时已报国务院。规划源于两点:国民经济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当时煤炭产量以每年5000万吨水平增长,只要正常发展就可以实现目标。

  我还提到新矿建设滞后,需要加快基本建设进度,关键要靠机械化,不能靠人海战术。我国县以上煤矿企业职工人数相当于世界10个主要产煤国家的总和,而产量只有他们的1/5。如果仍采用现在的人海战术,由5亿吨增加到10亿吨,届时煤炭职工人数将不可想象。我进一步提出:“中国煤炭工业的出路,要靠现代化,高速度。”我们最好学波兰的办法,“以出养进”(出口创汇,引进国外先进的综采设备)实现现代化。

  煤炭工业部恢复后,1975年(1976年开滦地震减产除外)至1978年连年增产,连创年产5亿吨、6亿吨纪录,煤炭产量位列世界第三。但仍有少数矿井采掘关系失调,存在安全欠账。

  1977年9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同志等中央领导提倡推广开滦经验,原则同意支持煤炭奋战十年,力争原煤产量世界第一,特别是肯定“以出养进”,走煤炭工业现代化之路是个大政策。

  1979年1月召开的全国煤炭工业工作会议提出,大力开展增产节约运动,要求查找薄弱环节,以及没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指标的原因和存在问题。2月,煤炭部召开党组扩大会,再次重点讨论研究整顿问题,决定一边前进一边调整,在实践中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同年4月,中央制定“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煤炭部同时下发《煤炭工业整顿规划》。随后,在6月份召开了全国煤炭安全会议,并下发《煤炭工业安全工作试行条例》和《煤炭工业安全监督试行条例》,提出安全欠账要还,隐患要除,事故要降,生产要上。

  1975-1980年,全国煤炭挖潜增产大约1亿吨左右,相当于每年建成一个年产1000万吨的矿务局。

  1983年4月2日,我到国务院能源规划办工作,首次出差是去郑州和西安调研。我和同行人员在神木煤田前感慨:这会是一个煤炭“金娃娃”,是我国煤炭矿藏的“珍宝”,有很高的开采价值;是我国煤炭工业由黄河东向黄河西战略转移的首选之地。但这里地处“孤岛”,多面封闭,四面被堵,用什么办法才能开发神木煤田,何时才能抱住这个“金娃娃”?

  后来,在山西平朔露天煤矿,看到用电刨和大型重载汽车相结合的生产方式,通过煤矿专用铁路线通往北同蒲-大秦线-秦皇岛港口,我就情不自禁联想到神木煤田采用这种方式开采该多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煤炭工业部工作期间,我感到最为难的不是煤,而是车。常常是有煤运不出,车时有时无,煤炭的命运拴在铁路运输上。

  运煤是铁道部的主要任务之一,铁道部部长段君毅在国务院会议上说:“我的头长在你们的脖子上,你们说行,我就点头。”他还打趣道:“煤炭部、铁道部都是倒煤部,倒了煤不倒霉,倒不了煤才真倒霉。”这句话非常形象地说出了“两部之难”。

  1984年7月11日至17日,国家计委和能源办共同召集,召开神木煤田开发利用座谈会。会上煤炭部提出两个方案:煤炭生产规模为年产3000万吨,与外资合营修神木-朔县400公里铁路,通过北同蒲,引入大秦线;国内筹资,修同样的铁路,走大秦线,要求列入“七五”计划,两年勘探,四年施工,先修铁路。

  1985年5月,国家同意成立华能精煤公司;1986年5月,决定开发神府东胜煤田,批准修建神木-包头的铁路;同年6月,国务院召开会议研究加快煤炭工业和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关键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开采,二是运输。8月,国务院任命我为华能精煤公司董事长;1995年8月8日,国务院批复组建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神华终于诞生了!

  神华集团公司和神府、东胜两公司领导曾自豪讲过:煤矿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神华铁路、港口一通,神华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要多少煤,就可以出多少。

  199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明确提出组建神华,随后我在一个会上问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何时能批,副总理当时对我讲:“都说你们管不了铁路。”后来我请铁道部的罗云光来神华集团任副董事长兼神华铁路公司董事长,并请铁道部配备神华铁路公司总经理,调来了铁四局副局长崔增福。解开铁路难题,我大大松了口气。

  有人曾对我说:“陕北、内蒙古那个荒凉贫瘠、天寒地冻的地方,咱们能干吗?”我回答:“干煤矿就和淘金一样,只要有煤,就不怕苦,这里是‘金娃娃’,可以建设成最美丽的‘中国田纳西’矿区。”

  “神华模式”的确立,圆了我35年的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的梦,让我在中国建设了“田纳西”:

  国务院在任命我为神华集团公司第一任董事长时,我已经68岁,很珍惜这个“天赐良机”。当时一心想着争取多干几年,一定要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完成神华建设后再退休。神华董事长一职,是我在神华工作的最后一站,也是我58年8个月革命生涯的终点站。

  “神华模式”来之不易,它更优于“田纳西”,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它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具有极大的优越性,我高兴!

  实践证明,这是一个中国煤炭工业理想的梦,给人们带来许多启示,激励着人们努力创造更美好未来!

  肖寒 历任开滦矿务局党委书记,煤炭工业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部长、党组书记,国家经委副主任,华能精煤公司董事长,华能集团公司副董事长,神华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

中国体彩

当前网址:http://www.ledcol.com/meitannenyuan/2020/0312/831.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